疫情中,印度农民“围困”首都

综合编译 袁野   青年参考  ( 2020年12月11日   01 版)

  12月5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农业法改革引发的农民抗议仍在继续。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印度农民要打“持久战”

  到处都是抗议示威。据美国《时代》周刊报道,成千上万的示威者占据了通往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高速公路,拖拉机、拖车、木板车和牛车密密麻麻地停在一起,一眼望不到头。

  人们在印度各大城市抗议。这场抗议已经持续一个多星期。《时代》称,示威者主要是农民,他们聚集起来,反对一项放松对农产品买卖管制的新法律。

  印度政府表示,这项改革将刺激投资,但正在首都街头风餐露宿坚持抗议的农民们认为,这一改革威胁了他们的生存。

  “(新法律会)毁了我们孩子的将来。”72岁的农民卡尔万·辛格说。卡尔万来自印度西北部哈里亚纳邦的杜拉纳村,他带着儿子、孙子和其他十几个人,坐着一辆拖车,跋涉160多公里赶来抗议。

  他们带来了面粉、扁豆、土豆、床垫和做饭用的柴禾。卡尔万告诉《时代》,他要坚守阵地,直到政府废除新法。“哪怕需要一个月、两个月、6个月的时间,我们也会获胜。”他说。

  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称,这些农民令印度总理莫迪头痛不已,政府用混凝土路障、高压水枪和催泪瓦斯“迎接”他们。印度有两亿多人从事农耕,约占该国劳动力总数的44%。

  《每日电讯报》称,莫迪眼下称得上焦头烂额。印度卫生部12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过967万例,为全球第二多。专家们担心,该国疫情可能在未来几个月进一步恶化。

  与此同时,疫情已对印度经济造成毁灭性的影响。英国路透社援引印度央行的预测称,印度将在这一财年遭遇自1947年独立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政府与抗议者进行了几轮谈判,双方似乎都寸步不让。12月4日,农民们呼吁进行新一轮全国性罢工,并威胁将封锁通往首都的所有道路。示威活动造成了严重的交通拥堵,向新德里运输生活必需品的卡车寸步难移。

  印度《印度斯坦时报》报道称,莫迪用安抚性的话语对农民发声,称他们受到了反对党的误导、欺骗。“农民不该受到指责。”12月初,莫迪在一次演讲中向他的“农民兄弟姐妹”保证,他的政府的意图如同印度教“圣河”恒河的水一样纯净。

  莫迪没能打动抗议者。“他们觉得,来这儿的都是文盲。”23岁的硕士生亚斯卡兰·辛格说。他的父亲靠种田为生。“亚里士多德说过,如果一个暴君想要统治,他就会让人民贫穷。”他说。

  亚斯卡兰告诉《印度斯坦时报》,今年9月,莫迪政府在“几乎未经辩论、也没有议会委员会审查的情况下迅速通过了新法律”,这就是为什么农民们要冒着疫情风险赶来抗议。

  “农民们怎么会反对呢”

  在印度,农业的主体是小自耕农,几乎每户农民都守着自己的一小块土地过活,鲜有大型农场,这限制了大型农业机械在该国的使用。此外,印度在水利等方面的农业基础设施已几十年没有更新,难以满足需要。经济学家指出,印度未来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能否提高农业生产效率,需要为从农村迁移到城市的年轻人创造足够多的高薪工作。

  正在抗议的大多数农民来自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和哈里亚纳邦。旁遮普被称为印度的粮仓,是重要的小麦和水稻产区。《每日电讯报》称,在旁遮普,政府通过特许的批发市场,以官方设定的价格买下农民生产的大部分粮食。

  《每日电讯报》称,不仅是旁遮普,在印度的许多邦,买家必须在这样的批发市场中进行交易,大大小小的中间商从中收取名目繁多的费用。莫迪政府的改革正是针对这种现象。按照新法律,任何持有有效身份证件的人都可以自由购买农产品,不需经过批发市场。

  “真正的输家将是代理商、中间人和损失了部分收入的邦政府。”印度国际经济关系研究委员会的农业经济学家阿肖克·古拉蒂对《印度斯坦时报》说出了心中的困惑,“这解放了农民,让他们能把收成卖给任何人。我很惊讶——农民们怎么会反对呢?”

  农民们担心的是,新法律可能把他们抛进“自由市场”的惊涛骇浪。具体来说,就是担心自己被各种各样的私营企业,尤其是那些霸道的“大公司”摆布。如果对方强买强卖,势单力孤的农民们可能诉苦无门。此外,商人们还可能操纵粮价,让农民血本无归。

  “你怎么能允许所有人都涉足农产品?”印度管理学院的农业经济学家苏赫帕·辛格对《印度斯坦时报》说。政府声称,新法律能吸引投资者,但苏赫帕认为,“投资不是因为放松管制,而是因为资本觉得有利可图”。

  他预计,政府和农民最终都将被迫作出一些让步,但这个过程可能相当漫长、困难。

  12月4日下午,冬日的雾霾笼罩着德里城。在城郊外一条高速公路上扎营的农民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有人在铺着稻草和毯子的拖车里休息,有人聆听各色人物滔滔不绝的演讲。《时代》报道称,这些人属于几十个不同的农民工会,绝大多数是印度的宗教少数派锡克教的教徒。

  教徒们组织有序,非常团结。抗议者自发组织起集体食堂,提供热腾腾的免费食物。农民们把各自带来的食物集中起来,无论是参与抗议的农民,还是附近的居民,谁有需要都可以来饱餐一顿。每天都有物资从他们的家乡源源不断地运来,支持者们也会送来礼物,有成箱的苹果,有新鲜的酸奶,还有一辆货车满载着杏仁开来。

  55岁的农民苏克温德·辛格·萨卜拉跋涉了500公里才赶到抗议现场。他带来了能“坚持”6个月的面粉、扁豆、洋葱、黄油,还有柴禾和用来遮风避雨的油布。每晚骤降的温度、与家人分离的担忧,都无法动摇他的决心。家人们已经回到他家祖祖辈辈耕种的那块不到4.5公顷的土地,但萨卜拉决定坚持下去。

  “母亲生下我们,而土地赐我们生命。”萨卜拉告诉《时代》,他担心新法律会让“大公司”夺走他的土地,到那时,“我们将任由他们摆布。”

  责任编辑:王梓

Source: http://qnck.cyol.com/html/2020-12/11/nw.D110000qnck_20201211_1-01.htm

  • 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