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军新德里,印度农民抗议愈演愈烈

周远东大国际战略智库

2020-12-10来源:东方网

本文2020年12月10日发表于东方网,作者为东方智库首席研究员、东大国际战略智库首席研究员

疫情肆虐的印度,摊上大事了!11月26日以来,印度全国各地持续爆发声势浩大的农民抗议示威活动,数百辆“抗议”主题卡车阻断城市交通干道,印度主要党派和各界人士纷纷加入了这场“印度农民抗议运动”。

农民进城“造反”,莫迪“压力山大”

农业大国印度的人口主体是农民。据《印度报》12月8日报道,据农场工会组织宣称,当天全国有20000多个地点同时举行农民抗议活动和电话会议,至少25个政党及工会、零售和运输协会等行业组织声援农民抗议活动;印度北部大部分地区,特别是旁遮普、奥迪沙以及南部的特兰加那、安得拉等邦正常生活受到影响,一些邦的抗议人数超过50万。

目前,印度新冠感染病例仅次于美国,已接近1000万,死亡人数已超14万。大规模的农民聚集抗议,导致大量人员流动失控,疫情传播雪上加霜。当局为平息事端,拘捕了一批抗议者和活动的领导人。种种迹象表明,抗议活动是有组织和有煽动的。

位于印度西北部的旁遮普邦是抗议运动的主要爆发地,当地大批商店关门,主要公路及铁路轨道附近,挤满了前来集会和静坐的农民、贸易机构和政府雇员协会人员,严重扰乱了交通,一些地方基本商品供应已中断。抗议活动甚至蔓延到总理莫迪的家乡古吉特拉邦。

抗议造成混乱,印度舆论分化

印度哈里亚纳邦“印度—基桑联盟”最大派系之一的领导人古尔南·辛格·查杜尼在对媒体表示,“斗争已不仅限于旁遮普邦,也不仅限于农民。这已成为印度社会各阶层的斗争。印度政府现在知道自己没有出路了”。

印度农民的抗议活动早在两个月前就爆发了,起先只是在个别邦,后来逐步扩散到印度各地,首都新德里成了抗议活动的中心,农民工会公开号召各地农民“进军新德里”。农民们强烈要求莫迪政府取消三个印度农业改革法案。莫迪政府坚称,印度农业改革法案有利于农业现代化发展,根本上有利于农民利益和印度经济社会创新发展。迄今为止,莫迪政府与农民代表的6次谈判均以失败告终。

目前,印度舆论出现分化。一些舆论认为,印度任何利益集团都有权通过宪法手段反对政府的不合理做法,莫迪政府应该深刻反思其农业改革的合理性;既然没有事先听取农民意见并在议会下院辩论,那农民举行和平抗议是他们的合法权利。另一些舆论认为,农民组织接连举行大规模抗议运动,封锁首都和多地的铁路、公路交通运输,造成大范围的罢工罢市和政府部门关闭,严重扰乱了国家正常秩序,农会以损害“同胞权利为代价”与政府谈判,试图提高筹码,给印度社会带来了严重恶果,这种做法不可取。

印度农民抗议,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从表面看,印度农民抗议运动的导火索是今年6月莫迪政府提出了两项印度农业改革法案,引起农民严重不满。对于农会的反对声音,莫迪政府不仅置之不理, 9月20日在印度议会上院,强行通过了三项农业改革法案,彻底激怒了印度农会和农民。

印度农业较落后,但历史悠久,规模很大。印度是世界农业大国,农业的历史可追溯到印度河谷文明。农业在印度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据 2018年统计,印度农业雇用了全国50%以上的劳动力,农业占印度经济的18%。印度农业的种植面积据称是世界上最大的,农业在印度社会经济结构中发挥着定心剂作用。

印度农产品出口到世界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印度历届政府对农业都极其重视,政府一直给予农业和农民各种政策优惠和补贴支持,目的为了稳住印度的农业地区和农业人口,保证国家粮食安全和后院安定。

其中“最低支持价格”(MSP)体系是印度支持农业和农民的主要手段。所谓的MSP体系即法律规定印度农产品价格需根据印度农业成本和价格委员会(CACP)的建议确定,如果公开市场的价格低于农民的生产成本,则由政府提供最低价格支持和担保,以确保农民获得最基本的收益。印度政府MSP价格机制由六大要素组成,每年分两次确定印度23种主要农产品的价格。在2018-2019 年度的印度联邦预算中,印度政府根据有关建议,宣布将MSP维持在生产成本的1.5倍,这对农民而言是有诱惑力的。

同时,MSP体系还规定印度农民的农产品必须由政府或政府指定、认可的经销商统一收购,或主要在APMC(全国农产品市场委员会)监管的农产品批发市场进行交易,以确保基本价格的稳定。长期来印度广大农村地区和农民已经习惯MSP体系,并因此而获得了稳定收入。

莫迪强推农业三大改革,动了利益阶层奶酪

今年6月以来,莫迪政府提出了《农民(赋权和保护)价格保障和农业服务法案》、《农民生产贸易与商业(促进和便利)法案》以及《基本商品(修正)》三项法案改革法案,并强行推进。这些法案的改革核心是取消印度全国农产品市场委员会监管下的MSP体系及政府授权的农产品收购中间商的独家经销权,实际上全面放开印度农民的农产品交易市场、渠道和方式,允许农民在多种“场外交易区”开展农产品交易,包括允许在农场门口、工厂厂房、仓库和冷库等地点直接出售,甚至允许外国大型连锁超市到印度农庄和农民手中采购农产品,且价格不再受制于全国农产品市场委员会的定价。一言以蔽之,莫迪政府要让农业和农产品市场全面放开搞活。

莫迪政府坚持认为,通过农业改革可以大大促进各邦之间和各邦内部的无障碍农产品贸易,促进印度农业的电子商务和出口贸易,全面提升农业的大规模开发和集约化、现代化生产和营销水平,扩大农民的自主权,减少政府对农业和农民难以承受的长期补贴。

目前,印度86%的农民是小规模和被边缘化的农民,政府长期以补贴、最低支持价格、免费水电和免息信贷等措施支持农业、农村和农民。由于农业属于传统经济领域,农民属于印度弱势群体,没有政党和政治家希望被视为“反农民”,或质疑印度农业的传统地位和格局,因此印度农业实际上很难改革,此次农民抗议运动再次验证了这一点。莫迪推出三大农业改革新规,等于捅了“马蜂窝”。

其实印度广大农民未必反对这些新规,关键是印度农会和原先由政府指定或授权的农产品统一收购等中间商们,认为莫迪的农业新法规收了他们的特权,动了他们的“奶酪”,于是他们强调这些新政会导致农民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利益受损,今后各种国内外大企业直接进入印度农业和农产品市场,将使农民的“收入将处于危险之中”。农民一听,不无道理,于是纷纷加入抗议队伍。

莫迪强硬自信,招致各方不满

导致印度爆发农民抗议的另一个因素,被认为是莫迪政府过于自信和强硬。莫迪2014年上台以来,一直在推进印度各项改革,誓言要把印度带入世界经济强国和现代化国家。莫迪对内对外的王牌手段就是利用危机之际出手,让人措手不及。此次推进印度农业三大改革法案,显然也是故伎重演,试图利用印度疫情危机单方面强行推动农业改革,但惹恼了印度各在野党和各种利益集团。

《印度报》的评论指出,“政府的一个重大错误是不允许农业法案通过议会委员会的途径审议”,而这种审议“不仅可使各利益相关者有机会表达自己的观点和关切,而且可为这一改革议程增加合法性。即使这意味着一些拖延,在宪法框架内的民主参与也是值得的。莫迪政府显然低估了愤怒的深度,尤其是在旁遮普等地方邦,因此“抵制可能会很激烈”。

此次全国性的农民抗议运动,给莫迪政府造成了被动和难堪。农民抗议运动导致了印度舆论对莫迪“单边主义”的强烈不满,“只会进一步疏远和激怒那些对莫迪政府各种改革持怀疑态度的人,为持续的抗议运动提供基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些原本主张印度农业更加开放的经济自由主义者,现在因为反对莫迪政府而与印度农业的传统保守主义者和农会组织走到了一起,“这也许是虚伪的,但也是他们的聪明政治手段”。

印度农民势力庞大,各方争相拉拢

印度农民抗议运动背后有着复杂的政治因素。由于印度农业人口多,印度各政党从来都非常注重农村地区,表明支持农业和农民利益。外人可能主要从印度的种姓、宗教和地区的角度来观察分析印度的政治生态,其实印度农村和农业才是该国政治权力的重要基础和力量。

长期以来,印度一直被浪漫化为“乡村文明”。印度政体自独立以来一直严重依附于印度的土地主义和乡村主义,印度农民不仅比城市居民享有更多经济生活特权,而且在政治上也很有很强的传统地位。印度法律赋予了农村地区“不成比例的政治权力”,尽管大多数印度人已经开始生活在城市地区,但印度议会和立法机构的席位分配仍然有利于农村地区,因此客观上鼓励各政党提出迎合农村社会主导阶层的政策主张。尽管城市已经是印度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但印度任何政党只要打出维护农民利益的旗号,就能在政治上得分。

印度舆论评论称,此次莫迪政府推动印度农业改革,既有为农业和农民着想和拉拢农民的一面,也更有利用印度疫情之机果断推动农业改革并继而推动印度其他改革一面,但目前阻力如此之大,恐怕是他事未曾料到的。莫迪显然不会轻易让步,双方的争斗还将继续。不管这一问题最终如何解决,印度农民的抗议运动对印度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模式和创新,特别是印度农业改革与农村政治前都带来了重大挑战。

Source: https://thinktank.seu.edu.cn/2020/1210/c24947a355928/page.htm

  • 1,101